新聞熱線:028-86696397?商務合作:028-86642864

沙河十四行(組詩之一)

2020-11-13 16:15:57 信息來源: 編輯:梁鵬

沙河十四行(組詩之一)

詩文/龍郁

        以沙河為標志的東郊,曾是成都的國防工業重地,所有的廠礦都以信箱代稱,充滿了神秘色彩。而今,隨著都市建設改造,騰籠換鳥,所有工廠外遷。當年的沙河又迎來了一次涅槃……每當有人提起當年的東郊、建設路、圣燈寺、信箱廠時,都會引起許多親切的懷念。

1.jpg

沙河沿岸 (作者 攝)

沙河禮贊(序)

詩歌的筆可敲響黃鐘大呂

也可撥弄雞毛蒜皮

從國到家,吟遍了大千世界

惟獨忘了對沙河的贊譽

這并不是因為我在這兒身份不明

沒有血緣關系

要說,養育之恩勝過生育之恩

何處不是濃濃的情義

可以說,沙河所經歷的一切

也是我的個人經歷

因為守著一條河我才詩思不竭

得到愛的滋潤和補給

至于苦難和失落,不提也罷

我正是從中提煉人生的金子


我住在沙河的腰上

發源于岷江都江堰

經洞子口,駟馬橋流到眼前

我就住在沙河的腰上

最美的一段——

這里名叫:秀苑東路

也是電子科大東院

沙河流到這兒顯得格外嫵媚

也可稱之為詩意盎然

她一扭身,就奔下游去了

只把梧桐留在兩岸

我愛沙河,也因為樹的蔭庇

動人得像一股股噴泉

當然,還有一段苗條的浪漫故事

在引發著我的創作靈感


神秘的東郊

曾經是成都的神秘地帶

東郊被冠以信箱——

82、106、107、35、253

個個都是信箱工廠

能在這兒上班是祖上修來的福

普通人就別癡心妄想……

對了,這兒又叫:圣燈寺

無神論者另有信仰

惟沙河不分青紅皂白硬闖進來

昏頭轉向在暗中流淌

我算是被夾帶進的一粒砂子

來自上游的成都砂輪廠

于是,與沙河結下了不解情緣

留下一身工業污染的暗傷


子弟校

社會,是一個大工廠

工廠是一個小社會

尤其是在動輒上千人的信箱廠

各種機器更是一應俱全——

從財務料到保衛科,還兼有

食堂,子弟校,幼兒園……

工人的子女,大多都是從哺乳室

一直待到高三……

雖然談不上多么良好的教育

總算是順順利利成年

可以說,沙河就是他們的故鄉

但這并不意味著接班

有道是天空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而子弟校,是起點……


建設路

與沙河成十字交叉

走上建設路,好比陸上行船

這兒是國防廠的生活區

由一條大道貫穿——

兩旁,是夾道的單位宿舍樓

和郵局、書店、影院……

那時,建設路雖然談不上繁華

卻讓外面的人刮目相看

我在這兒,結識了許多年輕朋友

菜市、飯館、百貨商店

你來我往,惟寫詩這件事兒

對誰也秘而不宣

是啊,生產軍品的地方也盛產詩歌

井水與河水,互不相犯


臨水的小閣樓

憶早年舊事

汪汪的月光正臨水照影

林風,輕拂著垂柳

群星踏水蒞臨

小閣樓上的伊人在憑窗遠眺

灼熱的目光濕潤

直穿透了20多個風云變幻

再次將夢中的我喚醒

老了,我們都老了,惟有沙河

和記憶依然年輕……

漫步河堤,一只乖巧的小狗

迎上前來要和我親近

忍不住想一把將它抱了起來

親親呼喚一個姓名……


夾敘夾議的沙河

像一篇夾敘夾議的文章

筆法從容而又老道

時而是綠油油的抒情敘述

時而是板著面孔的說教

這就是當年亦工亦農的東郊

機械的節奏中稻香飄飄

沿河行走既能見到紅樓廠房

又能見到水田和秧苗

既能聽見機器的陣陣轟鳴

又能感知蟲鳴蛙叫

城市擴至農村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也不能說這頭開得不好

姑且就稱為不和諧中的和諧吧

這就是當年東郊的格調


哭沙

河還在,沙沒了

打沙船沒了……

只有仍在河邊垂釣的下崗工人

在垂釣流逝的漁歌

整治后的河堤像一堵墻

不見了當年的斜坡

那可是沙河自己刨出的堤岸啊

為方便人和草木下河

也只有腳踩沙地,才能找回

少年的那份天賜之樂

而眼前,河道中淤泥壅塞

沒有沙的河,算什么沙河

早年的沙塔毀了!牌子上寫有

水深,危險,禁止下河


沙河梧桐

提起沙河

首先想到的是梧桐的影子

遮天蔽日的濃萌

噴泉般沖天而起

然后才是樹蔭下流淌的沙河

雖然沒有鳳凰來棲

再熱的天氣只要來到河邊

心中就風生水起

即便變天,有大樹撐傘

一層層為我遮風擋雨

我一溜小跑,往回急趕

直到梧桐撐不住時

我已回到詩家——梧桐更兼細雨

在窗外,點點滴滴……


白鷺,也是一片葉子

一片高懸于河面的梧桐樹葉

在閱盡人世炎涼后,決定出逃

雖然飄落是樹葉的宿命

只是或遲或早

但,飄和落不是一回事

落是下墜;飄是舞蹈

它在空中旋轉、翻滾,滑翔

顯得自在而又逍遙

現在,它輕盈地躺在水面

拐過河灣,便不見了

而我卻看見一只凌空飛起的白鷺

落在淺灘上,梳理著羽毛

其實,白鷺也是河的一片葉子

獨立寒冬,看風雨飄搖……


油氈棚的記憶

居有其屋,我最初的

家,在東郊高墻下

用油氈和竹席搭起的一排棚子

收留了我和一朵小花

從這兒開始的人生充滿了

無奈的酸甜苦辣

暑熱天肆虐的蒼蠅、蚊蟲

雨雪天的瑟縮與滴答……

所謂過渡——就是從沙河左岸

到右岸的一次次搬家

而今,當年的勞燕已經紛飛

定居下來時已白了鬢發

不過,住過油氈棚的人知道好歹

也經受得住任何風吹雨打……


一萬二

一萬二是宿舍區的名字

那兒曾是塊荒地:一萬二千平方米

房子蓋好后就不荒了

只是略顯擁擠

能擠進去已三生有幸了

從此有了小小一隅

作為丈夫、父親的我在那兒

活成著名的“詩癡”(這是后話)

但每當有人動問

你的家,往在哪里

我總是闊綽地回答:東郊,一萬二

好像那是多么遼闊的領域

其實,我是在螺螄殼中做道場呀

蝸居就十二平米……


壩壩電影

壩壩電影也叫露天電影

在夜空開一扇天窗

當年,這可是信箱廠最大的福利了

附近的大人孩子都來沾光

其實,翻來覆去就幾部老片子

紅燈記,沙家浜……

人們不是看電影是湊熱鬧

姑娘看小伙,小伙看姑娘

對上眼的,腳跟腳去了猛追灣

有的溜到沙河旁

而沙河,才是永遠放不完的膠片

好戲日日夜夜都在播放

它演繹的不僅是一部工業史

還有兒女情長……

2.jpg

沙河古橋 作者攝

踏水橋

雙孔橋,三洞橋,九眼橋

這世上就沒有一座不踏水的橋

橋踏水就不用人踏水了

祝你一路走好……

而眼前的橋,原是木頭搭的

垮塌后,又重新建造

它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經之路

所以,十分重要

來找我的朋友到了橋頭

離我家就只有咫尺之遙

曾有人,站在踏水橋的路牌下

向別人打聽踏水橋

好笑嗎?人常常已抵達了目標

卻不知道已抵達了目標


后花園

別以為我有多么富裕

后花園——80來平米

其實,那只是一個建筑死角

被我打造成了花園綠地

并種上柚子樹,桂花樹和翠竹

一年四季花香鳥語

要說,它只能算沙河的佩件

是上天的額外恩賜

我在這兒,與文朋詩友聚會

休閑,讀書,寫詩

引得近處的河風常常翻墻進來

像元稹之于鶯鶯……

不過,我比那小子穩重多了

才沒有后院起火的事發生……


沙河晨曲

晨光中,一個老者在練拳

身旁的沙河,時兒被他劃拉到左邊

時兒又被他撥到右邊……

硬是把一江水玩弄于股掌之中

影子,是陪練——

時兒繞到老人的身后

時兒,又跳到老人的跟前

擅使地躺拳的影子,將他弄得左支右絀

頭上,已漸漸沁出熱汗

我不禁贊道:好個不服輸的倔老頭

——騰、挪、躲、閃

其實,壓根兒就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拳打臥牛之地

他,只是在原地兜圈


沙河晚歌

傍晚,當夜幕降臨

在沙河邊散步別提多么愜意

只是,滿河喧嘩約星光

少了必要的靜謐

當年,這兒可是幽會的好去處

沙河懂得靠人保守秘密

每當靈感堵塞時我也愛來到河邊

讓河水疏通雜亂的思緒

于是,一行行文字行云流水般

源源不斷地匯入詩里

字里行間,既翻滾著時代風云

又有泛舟的少男少女……

沒有比枕著一條河入眠更好的了

寧靜以致遠的夢風生水起


沿河看柳

數九寒天,不宜外出

躲在書中瑟瑟發抖

今日推窗,見河柳爆出了新芽

才知已到五九、六九

哦,最早醒來的綠衣女子

顯得那么嬌弱纖瘦

你置身于高大挺拔的梧桐行列中

像妹子牽著哥哥的手

你是不是想搖醒這些男子漢

一同沿沙河走走……

女人的心思從來比男人細

插秧點豆的事都掛在心頭

愛睡懶覺的我就是被妻子喚醒的

二月二,困龍正在抬頭


在我坐過的地方

橫貫東郊的沙河彎彎曲曲

一步一景,都是詩情畫意

我尤愛的是拐彎處的一面斜坡

每逢路過總要停下步履

今天,意外發現曾經坐過的地方

長出一棵青翠的相思

哦,它仿佛正要傾斜下河

去水中打撈遠去的往事

近旁,一棵柳樹正彎過腰來

那姿態,親密得像在耳語

雖然,樹與樹之間隔著一段空間

下面的根,卻絞在一起

現在,相思樹正開出鮮艷的花

遙空送出沁人的香氣……


如釋重負(跋)

每完成一件大事

我都坐下來,舒一口大氣

但這次卻停不下來

我寫的是沙河,句子奔流不息

整整48個年頭啊

甘苦寸心知——

我從頭到尾又來了一次全程長途漂流

在如來佛的掌紋中放筏子

不用說,翻船、嗆水的事在所難免

到2020年岸邊系纜為止

上岸,只是一次卸載

向繆斯女神獻上我的祭祀

至于下一次起航,就暫定在明天吧

明天,遙遙無期……

3.jpg

作者龍郁

        作者簡介

       龍郁,本名龍緒成。人稱“詩癡”,自稱平民詩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詩歌學會常務理事,原《詩家》報主編。參加《詩刊》社第三屆“青春詩會”。

       在海內外數百家雜志、報刊上發表詩作數千首。作品曾多次入選國家級選本,并獲《北京文學》獎、四川省文學獎、“金芙蓉”文學獎、《葡萄園》詩歌獎等十多次獎項及首屆“四川省職工自學成才”表彰。

       出版有詩集《黎明·藍色的抒情》《情竇·69》《木紋》《龍郁詩選》等十余部。

       編纂有《中國·成都詩選》《詩家》書系選本十卷。

相關推薦

(^ω^)MG古怪猴子登陆 重庆时时彩软件计划 天天三分彩 蓝洞棋牌斗地主 欢乐麻将怎么开房间 麻将 快三技巧和方法如下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大神棋牌游戏app下载 陕西麻将色子口诀 单机捕鱼游戏机 云南11选五胆拖表 快三开奖结果江西 黑龙江体彩十分走势图 玩杰克棋牌 明星上海麻将 免押金群 湖南闲来麻将长沙麻将